西安市做结婚证件
更多 成都市 厦门市 杭州市 广州市 北京 上海 南京市 重庆 西安市 宁波市 天津 沈阳市 深圳 无锡市 青岛市 长沙市 苏州 武汉市 大连市
【服务全国】
加急?点这里查询本地服务
西安市做结婚证件
首页 > 做结婚证件> 西安市做结婚证件 > 《窗边的小豆豆》逆袭中国家长开始重视儿童个性
来源:imekj.com 发布时间:2017-06
《窗边的小豆豆》逆袭中国家长开始重视儿童个性
老牌专业制作西安市做结婚证件,加急可查询当地快做西安市做结婚证件,关注V.信bz818919★必有优惠▲哪有西安市做结婚证件,没有办不到,服务全国《西安市做结婚证件新闻》,支持顺丰《窗边的小豆豆》逆袭中国家长开始重视儿童个性...

4名诈骗犯虚设公司和科技项目,4年间骗取1300多万元国家科技专项资金。中国青年报独家披露这1系列事件的始末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除了报道涉及的湖南省科技厅工作人员因监管失职导致骗子得逞外,该厅还有多名干部、员工亲自策划,与企业合谋虚立省级科技计划项目,套取巨额省级科技计划项目资金,并采取各种手段套取公款,私分国有资产上百万元。

目前,这1系列案件已被当地法院1审判决。

搜罗假项目骗取财政资金

司法文书显示,2010年,担任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主任(正处级)的聂荣喜,开始打起了利用假“科技项目”骗取国家专项补助资金的主意。

他找来小舅子谭铮炜,希望设立几个公司申报科技补助,“最好是运营两年以上的”。

2010年10月,谭铮炜花6000元购买了“长沙铭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壳,更名为“长沙龙谷科技推广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谷公司”)。聂荣喜随后找到长沙海联投资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联公司”)董事长王某(另案处理),商议让海联公司为龙谷公司编制申报材料。尽管谭铮炜仅能提供龙谷公司营业执照、公司章程和公章,但王某仍安排海联公司员工胡红桂等人,编造了大量虚假材料。

精心包装后,龙谷公司的申报材料很快报到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聂荣喜利用手中权力,违规将这1完全不符合申报条件的假项目,推荐到国家创新基金管理中心,并利用私人关系使其获得关照。

最终,龙谷公司申报的“湖南省新材料产业技术转移平台”成功立项,并获得中央财政补助科技型中小企业公共技术创新基金的无偿补助50万元。

资金到手后,谭铮炜将15万元交给聂荣喜,聂荣喜将7万元给海联公司王某作为包装费,其余8万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判决书显示,在大部分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案情中,聂荣喜的借口都是“火炬创业中心需要解决工作经费”。

公家幌子 私人腰包

2011年3月,聂荣喜以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需要解决工作经费为名,找到湖南某大学部门主任李学军商议要其帮忙寻找企业来申报省级科技发展计划项目,待立项资金拨付到位后,由企业扣除税费后将余额返还给聂荣喜。

此前,聂荣喜找到常小佑(湖南省科技厅发展计划处副处长,已另案处理)和李小兵(湖南省科技厅发展计划处副调研员),提出以找企业立省级科技发展计划项目的方式,来套取资金解决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工作经费的方案,并获得同意。

按照聂荣喜的意图,李学军找到湘潭湘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工公司”)董事长吴克军,由李学军组织人编写申报材料,再以该公司名义向湖南省科技厅申报“中小煤矿人员定位管理系统”。

聂荣喜看到上述申报企业和项目名称后,便将上述信息写在纸上交给李小兵。

顺利通过审核的湘工公司上述项目获得20万元财政补助。吴克军将扣除税费后的13万元交给李学军。2012年1月,在聂荣喜办公室,李学军将这笔钱交给了聂荣喜。

2012年3月,聂荣喜再次找到李学军商议要其帮忙寻找企业申报湖南省级科技发展计划项目。无奈之下,李学军先后找到湘潭晟兴科技有限公司副总何某和长沙军成科技有限公司老总刘某。依照原来的套路,李学军组织人员编写好申报材料,两家公司所谓的“全自动摩擦感度仪”和“高频驱动矿用提升机电控系统”炮制出笼。

两个项目分别获得财政补助资金25万元和15万元,聂荣喜从中拿了23万元。

几10万元轻易落入私囊,聂荣喜的胆子越来越大。几个月后,他找到某公司老总聂新初商议要其帮忙寻找企业申报湖南省科技发展计划项目。

聂新初用长沙高新开发区哲思技术有限公司的名义向湖南省科技厅申报了“基于冶金企业节能降耗的精细生产管理系统”项目,并将申报企业和项目名称等信息告知聂荣喜。聂荣喜将信息转告湖南省科技厅计划处的李小兵。哲思公司的上述项目被成功立项并获得财政补助20万元,18万元落入了聂荣喜的腰包。

2013年上半年,聂荣喜再次找到聂新初帮忙。迫于压力,聂新初又找到两家公司帮忙,由其安排组织编写好申报材料,向湖南省科技厅申报了“基于加密技术的安全外包数据系统”项目、“基于net的成人教育学院管理信息系统开发”项目。

两项目成功立项,共计获得40万元财政补助。聂新初将扣除相关税费剩余后的30万元分多次给了聂荣喜。

熟悉内情的1位人士说,在聂荣喜的相关运作中,项目的真假根本不重要,甚至以前被打下来的科技项目,照样也能过关拿钱。

2013年3月,聂荣喜找到曾任某县科技局副局长的宋某帮忙找项目。宋某将自己担任顾问的某公司曾经申报国家创新基金项目未果的1个项目告诉聂荣喜。聂荣喜通过李小兵将此项目立项,并获得30万元财政补助,聂荣喜从中获取20万元。

数年中,聂荣喜用上述办法共套取200万元的财政资金,其中的112万元放入了聂荣喜的股票账户和个人理财项目。

庭审中,聂荣喜辩解称,他找企业申报省级科技发展计划项目套取资金,是经湖南省科技厅发展计划处负责人同意,目的是解决火炬创业中心不能正常报销的经费开支,获得的104万元现金是由其保管,大部分用于工作上的请客送礼,没有非法占用故意。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认为,这1做法虽然经过湖南省科技厅发展计划处相关负责人同意,但聂荣喜负责联系企业具体操作,套取的钱款全部由聂保管和支配。在贪污犯罪中,非法占用的故意不仅限于个人据为己有,只要国家工作人员采取侵吞、窃取、骗取或者其他手段实际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就已经具备了非法占有的故意。如果赃款用于公务开支或者请客送礼,那么这种公务开支必然是财物制度不允许的,请客送礼更是法律法规明文禁止的。

雁过拔毛式的“监管”

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成立于1991年,职责为受湖南省科技厅相关处室委托、承担高新技术领域相关计划和项目的评审、考核及监理等服务工作,配合相关处室做好中小型企业创新基金项目的申报、监理、验收等服务工作;负责湖南省高新技术产业的相关统计分析工作等。

加挂“湖南省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后,该中心增加了:研究提出创新基金项目年度支持重点和工作指南,负责省和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的综合管理,即项目申报、评审、监理、验收等工作。

这1新增的权力让湖南省科技厅1些官员萌发贪欲。

相关资料表明,2010年至2014年6月,聂荣喜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申报国家创新基金项目方面谋取利益,收受梁碧文等人给予的现金22.8万元。

2010年下半年到2012年6月,湖南省合创生产力促进有限公司、长沙合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某,因为聂荣喜在项目评审和上报推荐中给予关照,先后送给聂荣喜3万元。

湖南大学会计学院助理教授王某开办了1家公司。2011年王某找到聂荣喜,请其为公司申报的1个项目帮忙。之后,该项目获得国家创新基金2011年第2批立项,并获得无偿资助50万元。

2012年年底,王某在长沙某洗浴中心请聂娱乐后,在洗浴中心前的停车坪送给聂荣喜3万元。

除了创业的企业家纷纷送来好处费外,就连1些地市的科技部门申报项目,也要送酬劳。

2012年5月16日,常德市科技局副局长陈某和常德市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龚某来到聂荣喜办公室,请其为常德市电子技术研究所的1个项目申请国家创新基金项目立项提供帮助。

聂荣喜答应帮忙,该项目2012年立项并获得国家无偿资助70万元。之后,聂荣喜拿到了1.3万元的“辛苦费”。

记者检索相关资料发现,4年间,类似的受贿共发生了8次,行贿者有科技部门的干部、企业家、大学教授等。为何这些人都要向聂荣喜行贿呢?

1个行贿者交代了其中的缘由:虽然创新基金项目的最终立项决定权在科技部,但是如果没有湖南创新基金管理中心的推荐是不可能立项的。何况,自2004年就任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主任的聂荣喜,与上级部门的关系熟稔,运作成功率很高。

据悉,湖南省科技厅火炬创业中心如此上下其手的并非聂荣喜1人。何爱东,火炬创业中心原副总工程师、项目监理部部长(正科级),法院1审认定其在参与项目立项、负责项目验收等具体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共计收受8家企业或个人的贿赂87.4万元。

分肥

判决书显示,聂荣喜不仅借申报科技项目牟利,还能创造发财机会。与其合作的还有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中心副主任张新国(另案处理)。

2011年至2013年,聂荣喜与海联公司董事长王某联系,由海联公司连续3年为湖南省火炬中心包装申报材料。之后湖南省火炬中心申报的“湖南省科技创业孵化与中小企业创新服务平台”项目成功立项,获得国家无偿资助资金230万元。

按照规定,这个钱不能乱开支。2011年资金拨付到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后,聂荣喜与王某商议,该中心以“咨询费”名义每年支付24万元给海联公司,其中1半作为包装费用,剩余部分扣除税费后返还给湖南省火炬中心。

此后两年,海联公司返还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20.4万元,该中心以加班费的名义发给员工,聂荣喜分得两万元。

2012年下半年到2014年6月,聂荣喜决定将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向创新基金项目承担单位收取的验收评审费中,已经包含并发放给评审专家的咨询费,再次在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财务报销。何爱东整理并提供项目清单、专家名单和专家签字领钱表等单据资料,由财务人员在中心的账目上列支,共套取了54万多元。这笔钱以加班费名义发放,聂荣喜从中分得8万余元。

1997年,时任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副主任的俞建华决定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投资入股长沙亚星数控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星公司”),1998年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分多次将25万元股本金付给亚星公司,但亚星公司1直没有给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分红和返还本金。

2004年聂荣喜到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任主任后,发现账目中没有体现这笔投资,多次向亚星公司要求返还投资款未果。

2011年,聂荣喜得知亚星公司正在向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认定,遂与副主任张新国商议借此要求亚星公司归还上述投资款。亚星公司先后将10万元转入该中心的“小金库”和另1个个人账户中。上述25万元,聂荣喜决定分给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5名员工,自己拿了5万元。

2003年7月至2014年6月,聂荣喜在担任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主任期间,多次与副主任张新国采取各种手段套取公款,然后以加班费的名义发给该中心职工,私分国有资产144.85万元,个人分得22.4万元。

虚设的防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查询了湖南省科技厅系列案件的多份判决书,发现有10多个假项目在科技评审中堂皇过关,导致国家科技引导资金和湖南省相关补助资金,被骗高达1000多万元,原来设定的层层监管,被轻易突破。

湖南省科技厅1名工作人员的证词显示,湖南省科技计划项目的报批程序是:湖南省科技厅和湖南省财政厅发布指南,申报单位申报,再由湖南省科技厅各个主管处室组织评审、处室讨论,提出立项建议。有些计划项目由厅长办公会组织研究审定确定立项,有些由分管厅领导审核批准立项,然后与湖南省财政厅联合行文,发布立项项目和拨款资金。最后,申报单位与湖南省科技厅签订项目合同、执行。

知情人士称,其实很多项目主导权都在相关处室,厅办公会多数会听从处室的意见,领导审批并不能发现其中猫腻。

湖南省科技厅发展计划处副处长常小佑在证言中提到,依规定省级创新项目是该省科技厅的省科技计划项目中的创新基金专项计划,由省级财政支持,宗旨是促进该省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发展。报批程序为,李小兵拿出初步意见和方案,他审核签字后呈报处长和厅里领导审批。但聂荣喜提出工作经费不足,要求安排1些企业申报项目,把立项后的资金作为工作经费,他和李小兵都同意了。聂荣喜找来哪些企业虚报什么项目、取得了多少资金,他都不清楚。李小兵把聂荣喜拉来的项目安排在立项计划项目单里,按规定是要验收的,但他们没有认真审核,也没有组织专家验收。

对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管理的国家创新基金项目推荐,聂荣喜的交代则是:项目负责人(公司和个人)1般先找到他送钱请求关照,然后再把邮件或短信发给自己,对每个项目作出具体说明。在省里组织评审前,他和王瑶华跟评审专家打招呼,把这个项目分给熟悉的专家,评审时专家分数打高点,以通过省里评审。等上报到科技部创新基金管理中心,在科技部组织对该项目评审时,他再和科技部创新基金管理中心的领导打招呼,让他推荐的项目评审通过。

2014年6月24日,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项目审理部兼财务部部长王瑶华被湖南省直机关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带走。同1天,经湖南省直机关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和湖南省人民检察院的部署,办案人员通过湖南省科技厅纪检监察部门将正在上班的火炬创业中心副总工程师、项目监理部部长何爱东带至办案点进行接触性谈话。

得知王瑶华和何爱东被调查后,聂荣喜开始组织职工自查自纠,向湖南省科技厅上缴其所获违规补助30多万元。2014年6月27日,他向湖南省直纪工委上交个人反思整改报告,交代了部分滥用职权和私分国有资产的事情。2014年7月1日,聂荣喜被双规。案发后,聂荣喜委托家属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退赃120万元。

2015年6月5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聂荣喜犯贪污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滥用职权罪。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1审认定,聂荣喜利用职务之便,以骗取的手段非法占用公共财产,数额巨大,构成贪污罪。利用职务之便,及本人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构成受贿罪。湖南省火炬创业中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巨大,聂荣喜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聂荣喜故意违反规定行使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公司企业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且情节特别严重;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4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71.2万元。

同1天,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认定,何爱东犯滥用职权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等,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3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09.4万元。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洪克非

西安市做结婚证件

《窗边的小豆豆》在华逆袭 日媒:中国家长开始重视儿童个性

核心提示:1位有3岁孩子的家长参加了这次纪念活动,这位家长表示对小林校长听豆豆不停地说了4小时话的细节印象深刻。她说:“我希望自己不要强迫孩子去做任何事,能够耐心地尊重孩子个性。”

参考消息网7月5日报道日媒称,纪念《窗边的小豆豆》在中国发行量突破1000万册的活动6月21日在北京举行。这是日本女演员黑柳彻子的自传体作品,在日本的累积发行量也已超过800万册。《窗边的小豆豆》大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呢?

据日本《朝日新闻》7月4日报道,儿童文学作家和教育专家等约300人齐聚会场。日语版《窗边的小豆豆》的中文译者赵玉皎跟大家分享了自己最初读到这本书时的心境。赵玉皎说,以前读的都是英雄类的书,所以觉得人只能干成大事才有价值,最初读到《窗边的小豆豆》1书时,对享受日常生活和梦想长大当老师的豆豆感到陌生,而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

赵玉皎说,孩子们只要努力就好,不1定必须比别人强,只要能让自己的人生丰富多彩就可以了。能让人产生这种想法,是这本书的价值所在。

儿童文学作家伍美珍指出,以不加修饰的语言,采用写日记的形式,这本书对于孩子而言也是通俗易懂的读物,教育理念以10分自然的形式渗透其中,这是《窗边的小豆豆》受各个年龄层读者喜爱的原因。

报道称,教育理念的逐步变化也是《窗边的小豆豆》畅销的原因。在中国,高考被视为能决定1个人1生,很多儿童从幼儿园时代就去课外培训班上课。以前,学校和家长过于重视成绩,像豆豆那样好奇心旺盛不听老师话的儿童多被视为“问题儿童”。现在,学校和家长都开始重视儿童的个性。

1位有3岁孩子的家长参加了这次纪念活动,这位家长表示对小林校长听豆豆不停地说了4小时话的细节印象深刻。她说:“我希望自己不要强迫孩子去做任何事,能够耐心地尊重孩子个性。”

教育评论家孙云晓表示,这本书启发家长们思考应如何教育孩子。

中文版《窗边的小豆豆》于2003年发售,如今每月销量约为10万册。最初《窗边的小豆豆》销量1度停滞不前。后来中文版《窗边的小豆豆》发售商新经典文化向全国的学校赠送该书,与老师们共同举行读书会。老师们向学生和家长介绍该书,通过口口相传,销量逐渐增加,《窗边的小豆豆》获得了很好的口碑。

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俊表示,他们1直坚信1部好书的力量,也坚信读者的眼光和判断力。据称,《窗边的小豆豆》今后的销量目标是5000万册。(编译/马晓云)

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Copyright ? 2002-2017 西安市做结婚证件 imekj.com
请关注微信:bz818919